没夹心的里奥

园丁小时候和爸爸一定很甜。

求厂长爸爸放过我的园丁。

上·下

园丁×医生

2

那晚过后,阿黛尔小姐每次路过花圃,有时会驻足一会,同艾玛悄悄地咬耳朵,有时候只是站在远处微笑,俏皮地眨着眼睛向艾玛示意。虽然这些事情微不足道,但却是艾玛疲惫的一天中唯一的企盼。 “我可是认识上等人的人了。” 这个念头让艾玛十分骄傲。这让她每天都像一只骄傲的小公鸡在花圃里巡逻,哪怕和讨厌的佩吉一起工作都能保持好心情。

艾玛还喜欢每天早起去摘花朵给自己崇拜的阿黛尔小姐,乐此不疲。每次看见阿黛尔小姐接过花朵温柔地向她道谢,艾玛觉得这是她最快乐的时光了。

可惜好景不长,有一次阿黛尔小姐和她站在小路边说话的时候,被女仆撞见了,多嘴的女仆和管家打了小报告。

管家一边数落完艾玛,使劲地揪着她的耳朵往上提 ,一边对阿黛尔小姐温声细语地赔笑:“小姐,您怎么能和这种肮脏的下等人说话呢?是不是这肮脏下仆惊扰您了!”

这边艾玛踮着脚装着龇牙咧嘴痛苦不已的样子好逃过更重的责罚。但是阿黛尔却皱紧了眉头:“管家先生,我只是问一下这个下人花圃里玫瑰怎么样了。你快放开她吧。”

管家这才松开了铁钳一般的魔爪,拍了拍手套,护送着阿黛尔离开,谄媚着:“阿黛尔小姐您真是太仁慈了……”

艾玛在背后揉着发红的耳朵看着管家撇了撇嘴,看见阿黛尔隐蔽地回头担忧的眼神,艾玛摆出平日里逗她笑的鬼脸安慰她。

被管家训斥完的第一天,阿黛尔小姐没出现在花圃这边,艾玛一边内心胡思乱想一边工作,在花圃里挖了很多个坑,没有种上花。

第二天阿黛尔小姐还是没有出现,艾玛心里很紧张,把昨天的坑都填满了,又挖了新的更多的坑。

第三天艾玛忍不住跑去打听情况,听说阿黛尔小姐去别的庄园做客去了,于是她满足地在坑里种上了花。

第四天还是没见到阿黛尔小姐,旁边讨厌的佩吉还在不停地鸡叫,烦死了。“今晚就把她的凳子拆掉一条腿”艾玛愤愤地想。

几天后阿黛尔小姐虽然回来了,每次路过花圃,都只会留下一点精致的小糕点,远远地看她几眼就匆匆离开了。

艾玛嚼着美味的糕点,却觉得味同嚼蜡。她整整一个月没有和阿黛尔小姐说话了。“我得想想办法。”

机会很快就出现了,阿黛尔小姐的生日快到了,全庄园的人都开始忙碌了起来,管家每天奔波在庄园各个角落,像交响乐指挥家一样指手画脚的,仆人们像忙碌的工蜂一样爬上爬下。用来举办晚会的舞厅里和演奏交响乐似的各种声音交杂在一起,好不喧闹。艾玛也跟着父亲在场地里像个陀螺一样忙个不停,根本没有多余的时间和精力去找阿黛尔小姐。

女仆们的心思都活络起来,艾玛总是看到她们空闲之余聚集在舞厅外边搔首弄姿,七嘴八舌地讨论着别人家的贵族老爷,幻想着自己可以勾搭上一位贵族,成为他们的情妇。工人们则扎堆在角落里讨论着舞会后可以捞点什么好处回去,用下流地方言开着黄色的笑话,吹嘘着自己曾经的风流事迹,引起一阵嘘声、口哨声……

艾玛对这些大人无聊的话题毫无兴趣,独自坐在舞厅外的台阶上苦恼着“阿黛尔小姐的生日我要送什么呢?是送花朵吗?可是我平日里一直在送……”摸了摸口袋里攒了一个月的仅有的几枚铜币,看着金碧辉煌的舞厅,艾玛叹了口气。

很快就到了阿黛尔小姐的生日,庄园一大早就人声鼎沸,远远可以听见管弦乐队的演奏声,一辆辆装饰精致马车奔驰在庄园的道路上,院落前厅的宴会拉开了序幕。工人们今天也难得可以休假,大家全挤在小院的马棚里开始了狂欢,男人们有的打着赤膊开始掰手腕卖弄力量,有的开始了摇骰子赌钱,女人们拿来了啤酒面包,七嘴八舌地说起了家长里短。酒杯相碰,骰子落地,男人的喝彩,女人的笑声在马棚里回荡着。“艾玛呢?”“谁知道,那小妮子跑去玩了吧,别管他了,来来来,在赌一把。”“真是的……好,我这就过来,蕾拉……”

直到晚上艾玛才回到家里,她很快地解决了晚饭,马棚里的狂欢还在继续,她偷偷溜到舞厅外面的草丛里,从窗外偷瞄,舞会早已开始了,舞厅里的男女都身着华服,或是举杯轻触低声交谈,或是踏着优雅的舞步在舞池里旋转,优雅的古典乐曲像勾人魂魄的女子轻轻地拨撩人们的心弦。但对于艾玛来说勾人心弦的是边上摆着她这辈子见都没见过的各种糕点,看得艾玛垂涎三尺,像小猫挠在心口痒痒的。

很快艾玛的注意力就被阿黛尔小姐吸引走了,阿黛尔的长发绾了起来露出洁白修长的脖颈,穿着水蓝色的晚礼服,水一般的长裙随着莲步微动,在艾玛的心口摇曳出层层涟漪。“好想把她藏进我的稻草人里。”艾玛目不转睛地看着阿黛尔小姐,直到乐声散去回过神来,脖颈早已僵硬得连转动一下都觉得生疼,眼睛也不知是不是盯得太久,酸涩地几欲落泪。

曲终人散,艾玛本想想悄悄地回家,可是还是绕了远路经过阿黛尔的小屋,抬头看着初次见到阿黛尔小姐的阳台发怔:“阿黛尔小姐,要是你一直在楼上,没下来过就好了,为什么……要下来呢?”

“伍兹?”艾玛吓了一跳,阿黛尔小姐走近她,柔声安抚:“抱歉,伍兹,吓到你了。我已经叫女仆先走了,不用担心。”

艾玛低着头揉了揉眼睛:“阿黛尔小姐,我是想来祝您生日快乐。”

“谢谢你,伍兹。我很开心,谢谢你的祝福。”

艾玛呐呐:“没有的事,没有的事……”胡乱地东拉西扯了一些话,到最后还是尴尬地相对无言。阿黛尔就要回楼上了,她会不会和妈妈讲的长发公主一样,不会再下来了。恐惧钳制住了艾玛的心,“阿黛尔小姐,我可以送您一份礼物吗?”

“不胜荣幸。嗯?”

“请和我来一下。”艾玛拉住了阿黛尔小姐的手,一直朝着后山花圃那边的方向奔跑,阿黛尔不得不提着裙子狼狈地跟在后面,好几次差点被低跟鞋崴了脚,跑到花圃那边,她一咬牙就把鞋子甩掉了。

一直跑到后山上一处隐蔽的地方,阿黛尔早已上气不接下气。这时艾玛不知何时抽出一条长长的树枝,阿黛尔害怕地往后退开,艾玛背对着她往草丛里一扫,点点绿光从草丛里晃晃悠悠地浮出,星星点点的微茫飘散在空气中。是天上的星辰来人间寻梦吗?艾玛回过头来抱着一盏的萤火虫灯,她的眼睛是群星中最美的流萤,阿黛尔屏住了呼吸。

阿黛尔好奇地注视着灯罩里萤火虫,指尖轻触惊飞了灯壁上的小家伙,阿黛尔像小仓鼠一样鼓起嘴巴气嘟嘟的。艾玛紧绷着的身体终于得以放松,瘫坐在地上看着阿黛尔傻乎乎地笑,阿黛尔也宠溺地笑了起来。

艾玛凑近阿黛尔才发现她的裙摆皱巴巴的沾满了污泥,脚上都是擦伤,看着很是骇人,“对不起,阿黛尔小姐,你的脚……”

看着艾玛心疼愧疚的表情,阿黛尔满不在乎地坐下靠近艾玛:“没事,这点小伤我可以处理的,我将来可是要当医生的呢!”

“阿黛尔小姐,您要当医生!!!”

“确实,父亲也觉得不行呢……”阿黛尔的声音突然低沉,垂下了眼帘。

艾玛见状拼命地摇着手:“怎么会,阿黛尔小姐,我只是觉得您真是太厉害了,还会疗伤啊!那个……医生多了不起啊!可以控制别人死活呢!”。

“噗嗤”阿黛尔开心地把头靠在艾玛的肩头,“那你呢?”

艾玛支支吾吾地开了口:“我,想要一个属于自己的稻草人……我家原本的地里面有我的稻草人,后来被大坏蛋抢走了,我就偷偷地溜进他家里把他的椅子拆掉,让他跌了个大跟头!” “哈哈哈哈,艾玛,你家原来在西泽那边对吧……那真是,太有意思了”两个人开始炫耀起小时候喜欢干的坏事,阿黛尔会偷偷地在爸爸的拖鞋里涂奶油,艾玛会扎小稻草人装鬼去吓唬守墓人……说着说着阿黛尔打起了哈欠,艾玛坚持要背阿黛尔回去。

“阿黛尔小姐,请小心”

“艾玛,叫我艾米丽吧,我叫你艾玛好不好?”

“阿黛尔小姐!这……”艾玛顿了顿脚步。

“我们,是朋友哦!艾玛。”艾米丽·阿黛尔亲昵地蹭了蹭艾玛的耳朵,用下巴磨了磨艾玛的颈侧。

“艾米丽,”艾玛细细地咀嚼着,低低地笑出声来,“艾米丽。”

“嗯?”

“艾米丽艾米丽!艾米丽”

“嗯,我在呢。”

“艾米丽”艾玛像瘾君子吸了吗  啡后满足地叹了口气。

“怎么了,艾玛?”

“艾米丽,刚刚那里是我的秘密基地哦,以后,是我们的。”

tbc.

上·下


1.

园丁×医生

有私设

        “阿黛尔小姐可真美啊!”每次看见阿黛尔路过花圃,园丁总会呆呆地注视着她,手里的铲子落地了都不自知。

        “傻孩子,又看呆了,还不快干活!”父亲笑骂着拍了一下艾玛的草帽。

         “爸爸!”小园丁羞恼地整了整自己的草帽,把头发认认真真地用手梳理了一遍。

         “小妮子还臭美。”爸爸摇摇头继续干活去了。艾玛则心不在焉地提起自己的铲子,注视着阿黛尔小姐离开的方向,想起第一次与阿黛尔相遇的时光。

         那个时候艾玛才十三岁,穷人孩子早当家,她已经跟着父亲干了四年的杂工了,被无情的主人家赶出来之后,她其实是开心的,比起被动不动就被打骂,她觉得饥饿还是可以忍耐的。

         后来父亲到阿黛尔家里接了份短工,在阿黛尔院子后的花圃里处理杂草,躲在父亲身后假装恭顺地聆听管事的命令,一边用眼睛四处张望,看见管事背后的洋房二楼有一个美丽的少女,柔软的棕色卷发披散在肩上,大大的眼睛好奇地注视着她,白皙的脸颊在阳光的照射下如同天使一般。

        艾玛还是害怕地低下了头,整理自己头顶的草帽,“会不会被打?”艾玛心虚地微微抬起眼瞥向楼上,发现少女没有被下等人冒犯的不悦,反而是温柔地注视着她,还露出了笑容。

         “不会被打了。”艾玛脸红紧张地低下了头,有点开心。

         之后工作中每次看见阿黛尔小姐路过花圃,总会看见她温柔的笑颜,比起其他上等人鼻孔对人的姿态,阿黛尔小姐真的是天使一般的存在。

         有一次花盆碎片割破了手,阿黛尔小姐还偷偷拿来了绷带药水,亲手给艾玛包扎。虽然艾玛惶恐地推却了很久,但是阿黛尔小姐仍坚持帮助她,她还记得那双白皙柔软的手伸出来,毫不犹豫地搭上自己脏污粗糙的手时,自己的心脏跳的很快,又惊又怕,但又夹杂着隐秘的喜悦。

         受伤休息的日子里,艾玛每天都去郊外的田野里找最漂亮的花朵,想要送给阿黛尔小姐。可是拿到后院的时候总是觉得不满意,要么就是和院子里的花重复了,要么就是花的颜色不够鲜艳,花的形状不够好看……

         每次看见阿黛尔小姐路过后院的小路,艾玛不知为什么总会心虚地拿着花躲在树后,目送着她离开的背影,心中懊恼万分:“下次……下次一定要把花送给阿黛尔小姐。”

         犹犹豫豫了一星期,艾玛终于找到了一朵含苞欲放的美丽的桔梗花,守在小径边上等待着阿黛尔小姐。等了很久很久,平时总会路过这里的阿黛尔小姐还是没有出现。艾玛有些心灰意冷,看着手里的花儿脱水太久有点蔫蔫的,只好回家里将它泡在盆里。一边拨弄着花瓣一边呢喃:“为什么阿黛尔小姐不出现呢?是不是你不好看呢?”看着水里自己的倒影,杂乱的头发,脏兮兮的脸蛋,艾玛鼻子有点酸。

        “艾玛在干吗呢?”园丁妈妈担忧地看着自己的孩子。“这傻孩子想送花给阿黛尔小姐,可是没胆子,哈哈哈哈!”园丁爸爸在旁边大笑着。“我一定会送的!”恼火的艾玛拿着花跑出了家门。“哎,这孩子……”

         头脑发热的跑到第一次看见阿黛尔小姐的地方,看着眼前华丽的房子,艾玛冷冷地自嘲:“你是疯了吗?艾玛伍兹。她可是个上等人。”

         “吱嘎。”楼上传来门开的声音,阿黛尔小姐走到了阳台伸了伸懒腰,看见了艾玛后惊讶地张大了眼镜,随后笑着冲她比了个手势就进去了。

        艾玛小心翼翼地拿好了花朵,紧张地整理好衣领帽子,期待紧张着看着门口。“出现了!阿黛尔小姐!”艾玛心里的小人早已跳起来大声呼喊了,可是现实中的她浑身僵硬,手脚也有些发凉,只是呆呆地看着阿黛尔走近。

        “噗嗤,”阿黛尔小姐掩嘴笑了起来:“你的伤口好了吗?”她眨巴着棕色大眼睛看着她。

         艾玛结结巴巴地手脚不知该往哪放,下意识地把花藏在了身后。“阿黛尔小姐,我……我很结实,不是,我已经好了,劳您关心。”艾玛难堪地低下了头,却听见 阿黛尔小姐温柔地说:“那就太好了,小园丁,有点晚了,早点回去吧。”

         “哦,好的。打扰您了!”看着阿黛尔就要离开,艾玛不知哪来的勇气喊了一句:“阿黛尔小姐!”

        阿黛尔惊讶地回过头,看见了一朵洁白青涩的桔梗花苞,小园丁紧张地鞠躬弯腰,似乎把全身的力气都用来送花了。阿黛尔看着皎洁月光下这位青涩可爱的少女,心里柔软极了。“谢谢你,这是我见过,最好看的花了。”接过花朵,看着小园丁像看见偶像兴奋激动的面庞,她问了句:“小园丁,你叫什么名字?”

      
        “艾玛伍兹!阿阿阿……阿黛尔小姐,我叫艾玛伍兹。”

    
        “我记住了,回见,伍兹。”阿黛尔笑着对艾玛说。柔和的月光下,阿黛尔手握桔梗花,巧笑嫣兮的美丽面容蒙上朦胧梦幻的面纱,恍若圣洁的阿尔忒弥斯,艾玛的心不受控制跳的飞快。

tbc·